牛奶味安儿🌟_

2018.8.5
我是一个喜欢单曲循环的人
循环了一天的《Let me love you》
就是为了明天唱给你

结果你一句话又一次打消了我的所有幻想
于是我把歌换成了《往后余生》
往后余生 和你的女人过吧
四年单恋结束了
再你妈的见。

这个时候 我母亲制止我听歌的行为
好的 所以你连余生也没有。

再你妈的见。

【兴白/张艺兴x白敬亭】好久不见-5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的声音,跳脱的,带着旋律。探头从房门上猫眼瞄着,嘻嘻哈哈的熟悉面孔--是小白来了没错。

张艺兴开门,白敬亭靠在墙上,一颦一语如同偶像剧男主角一般,“帅哥,约吗。”

那妩媚的眼神...那暧昧的话语...
--做作。张艺兴的唯一感觉。

“快进来吧你。”张艺兴一侧身,白敬亭像蛇一样挤进屋子里。“挺大啊这屋,兴哥要不咱俩晚上睡一个床吧。”

满腔调戏小姑娘的语气,尾调上扬的声音让张艺兴怔了怔。“你别了,我可是清白的。”小白嫌弃的撇嘴,四仰八叉的瘫在沙发上。“累死小爷我了...”

张艺兴坐在旁边儿瞅着白敬亭在那儿伸懒腰,伸手“啪叽”一下拍白敬亭肚子上,语气微严肃,“小白,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白敬亭 吃痛,一个激灵坐起来,“兴哥,几日不见你怎么这么暴躁呢!”说到激动处白敬亭演戏一样儿的站起来,绕着张艺兴左转右转,“再说了你小白我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学霸人设从来没崩--”

“咚--”
张牙舞爪的白敬亭似是忘记了口袋里随着主人的活动被赋予生命的药瓶,缓缓蹭出口袋,最终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崩塌了。
白敬亭一下子就慌了神,弯腰低头捡却眼睁睁的看着被另一只手抢了先--不是他的左手。

张艺兴拿着小药瓶端详着看了半天。面色却愈发的凝重。他像是砸一样的把药瓶搁到茶几上,抬头目光似是要把站立的白敬亭看个透。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哎呦喂。”熟悉的口头禅却不再配着温和的苦笑,白敬亭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哥,闹着玩儿的。那都是糖,不是药...”他是怕张艺兴生气的,慌乱时随意扯了个谎堆着,却被张艺兴用更凌厉的目光回应。

“糖是吧,那我吃。”作势要拿,却被白敬亭拦住,“哥!”

张艺兴挥手狠狠把药瓶带倒在地。白敬亭干脆低头不再看,--周围的气压传递着,对面的那个温和的哥哥,是真的很生气了。

“艺兴...”哥字还没出口,张艺兴就猛的起身直视着吓得发愣的他。“白敬亭,你记得吧,我上次在练习室跟你说的。”语毕,不等对面的人反应,张艺兴抬手拾起衣架上随意放置的细皮带,“来伸手。”

白敬亭耳根子瞬间发烫,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难看死了。
算了反正自己又不是没被打过。壮烈的伸出左手,白敬亭一脸的视死如归让张艺兴差点破功笑出声。

可随即手掌上传来的痛感让白敬亭瞬间不想做大丈夫想做小人。

挨打的手和打人的手都骨节分明,没多少肉。迅速充血肿胀的棱子让白敬亭脸瞬间涨红。
太耻了真的太耻了....不对...兴哥打人怎么这么疼!

张艺兴一只手抓着白敬亭的手指,另一只手抓着刑具,甩了几下,再定睛直视之时,却被白敬亭肿成馒头的手吓得不敢再动手。
...我用力了吗?哎呦喂怎么这么狠啊...

白敬亭忍疼忍的难受,张艺兴打的也是满脸的煎熬。

“要不...艺兴哥你打脸吧。”白敬亭因为疼儿抽起来的面孔忽然睁开眼睛瞄着对面的人。

张艺兴瞬间气消,“白敬亭你不是靠脸吃饭的啊?...真是。看着白敬亭的手实在没发下手,张艺兴抬臂翻腕挥着皮带朝人身后招呼。
“啪-你自己有中耳炎不能下水的,自己不知道吗?”
“啪-糖糖糖,我给你买点糖你睡个觉我看看?真是。”
“啪-还有上回拍戏,那栋楼有高压电线你是傻吗?”

白敬亭跟个猴子一样跳着躲,不过当然--不存在的。

张艺兴越打越气,碎碎念不出什么了干脆加劲儿提速狠狠甩几下,“真是打死你都不解气。”

“我这么优秀你舍得打死我么。”白敬亭带着委屈的看着张艺兴,竟有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张艺兴无奈的笑,抓着白敬亭左手的手松劲儿,白敬亭随即挣脱,“疼啊...”收回来赶紧吹着肿起来的手,另一只手去够身后,看着张艺兴玩味的笑,又红着脸转过去小声嘀咕--活像个小孩儿。

“都说了要揍你的。”张艺兴把刑具丢一边,揉了揉白敬亭头顶的毛。
--------------------------分割线-----------------------
崩了崩了...预计还有两张完结。

【兴白/张艺兴x白敬亭】好久不见-4


有惊无险的那场戏在无数次跌倒,爬起,重试之后,都成了全组人员侃侃而谈的故事。白敬亭说自己就是个鸟儿,翅膀儿有力,才不会摔下来,再说老天看他太有才华太优秀,才不舍的就让他这么死了。

担心归担心,但李宏毅和郭姝彤还是忍不住送他一个大白眼。

《青茫》杀青,白敬亭回了学校,偶尔回一下宿舍,熟悉的毛巾依旧摆在熟悉的位置没有变。张艺兴接了《极限挑战》,国内知名度飙升,拍摄后期基本上就很少去片场了,偶尔发个微信也能让白敬亭捧着手机笑好半天。

没课的一天,白敬亭没有通告,张艺兴也不在学校。百无聊赖的瘫在床上刷手机,微信提示音却在他昏昏欲睡之时准时响起。

“小白 我回学校了
一会儿去练习室练新舞 你过来吗”

是张艺兴。白敬亭瞬间清醒,鲤鱼打挺一样的直愣愣坐起来,白而细的纤长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敲着。

“得嘞!艺兴哥,你吃啥吗,我给你带。”
“不用啦 你来就行”
没有了下文。

白敬亭推开练习室门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兴高采烈。忽然的熊抱让张艺兴觉得理所猝不及防又理所当然。--对啊,白敬亭,不过也才是个22岁的,小少年罢了。

二人席地而坐,白敬亭打开冰的刚刚好的可乐,递过另一听给张艺兴,“艺兴哥,我都想死你了,你后来也没来,我拍滑翔伞特帅我告诉你...”

张艺兴微微皱眉,“你还敢跟我提滑翔伞。”白敬亭傻呵呵的笑着,“啊呀,我这不没事儿吗...再说我福大命大,这么优秀,老天爷也不可能让我死...诶诶诶...哥哥哥你别动手哥。”张艺兴的手跟钳子一样揪着白敬亭的耳朵不放,“生生死死的,你几岁啊白敬亭?”

“哥哥哥我都多大的人了,你能不能别拽我耳朵...”白敬亭躲练习室一角,一脸受气样儿。“白敬亭我告诉你啊,以后你要是在让我看着你这么傻的搞伤自己我就真揍你,气死我了哎呦喂...”眼看着张艺兴要自己找气受,白敬亭紧忙把另一听可乐递上去,“哥,您喝。”

张艺兴一瞅白敬亭那狗腿样儿,笑欢了。

没两天,白敬亭接到《我们战斗吧》邀请,张艺兴千叮咛万嘱咐,才让白敬亭保证让自己不受伤。

某期录制,当宣布任务是在鲨鱼馆潜水时,白敬亭愣了一下。--他有中耳炎,钙化的耳膜让他很难进行这样儿的活动。可是当心脏病的杨烁哥和不会游泳的敬腾哥同时在面前的时候,他毅然选择下水。

好在杨烁只是玩笑,连哄带骗的才让小白停了下水这份心。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
恰好极限挑战录制到了同一个城市,在白敬亭选择下水的时候,张艺兴,恰好探班。

录制结束,张艺兴立刻电话打到白敬亭手机上。
“啊?哪屋啊?好嘞好嘞。”白敬亭笑呵呵的上了电梯,不过是上豪华大巨轮还是贼船...

只有张艺兴知道咯。
--------------------------分割线-----------------------
☆中耳炎参见《跟着贝尔去冒险》
☆鲨鱼馆梗参见《我们战斗吧》
☆ooc预警 非战斗人员请立刻做好战斗准备...

【兴白/张艺兴x白敬亭】好久不见-3


有的人,当许久未见却在街上偶然惊鸿一瞥之时,会让你感到细密的,如同噬心的怅然 。
而有些人,当陌生的你们由于机缘巧合而互相靠近之时,会生出相见恨晚的慨叹,会有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情怀。

于白敬亭而言,张艺兴就是后者。从那句看似平常的“你好”开始,他们彼此之间仿佛魔力控制。

长时间受电子嘻哈k-pop音乐影响的张艺兴,遇到这样的白敬亭,似是遇到知己,互相在音乐室里谈笑风生成为常事,白敬亭在张艺兴的指引下,渐渐勇敢敲开自己心里对于rap的那扇难以启及的门。当然啦,对于张艺兴这种长在练习室的男人,自然理所应当在自己妖娆迷人(?)的舞姿下收获一只白姓小迷弟。

而张艺兴,有了白敬亭专业的建议,音乐里的古典元素玩儿的更是风生水起。满脸兴奋的把自己刚做好的demo拿给白敬亭听,看着白敬亭放飞自我,然后互相哈哈哈笑个不停。--甚至有的时候逃课跑去编曲,然后一起挂科,再补考。

小日子过得飞快,张艺兴电脑磁盘里新歌小样儿越来越多到内存塞不下。因为进修,公司很人性的减少了张艺兴国外的通告。

白敬亭资源也不少,《旋风少女》越来越火,喻初原堪比国民初恋,一帮小姑娘总上来要签名儿。转眼间张艺兴来首师大进修两年多,白敬亭进入大三,经常两人走学校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大明星是我同学,万千少女的梦。

“艺兴哥,玮明哥说又有人找我拍戏哈哈哈哈--”未见其人,先闻其...笑声。张艺兴扶额,一双眼睛盯着白敬亭上下打量,“什么戏啊,超级大暖男还是内向腼腆男二号?”

“诶,你别闹。”白敬亭笑着轻推一把坐得安稳的张艺兴,转椅被推走,张艺兴接力又滑回来。“这回颠覆了啊!演个高中小混混,还是男一号儿--怎么样,期待吧?”附身调戏张艺兴的模样儿,被无情无视,继续做歌开启jpg模式。白敬亭自讨没趣儿,坐椅子上瘫着看剧本。

张艺兴把做好的歌存进电脑,半晌问了句,“什么时候进组啊,我送你。”白敬亭绷着的脸装不下去,噗嗤乐出来,小猪拱泥一样儿往上蹭。“十月二十一号儿。”

张艺兴点点头算是应了。

头回当院线电影男一号儿,说不紧张绝对是假的,为了角色,白敬亭剃了头发,休息的时候也满脸扯着诡异的坏笑。--但郭姝彤李宏毅他们觉着这都是好笑。

张艺兴隔三差五领(?)着一帮自家小姑娘探班送食儿,看着白敬亭变化就开始嘘寒问暖,“艺兴哥怕不是小白妈吧。”李宏毅和郭姝彤一看着张艺兴就偷着耳语。

拍戏进展很顺利,一个半月过得很快。大部分戏都已经结束,只有一场戏让大家都很头痛。

--高翔从楼顶上坐滑翔机飞下来。
这场戏说难也不是那么难,大不了吊个威亚p个特效万事大吉普天同庆。但是白敬亭不想那样。
“咱有粉丝就得对得起人家是吧,人家花着自己的钱给你攒着票房不是为了去看五毛钱特效的。”

全组人员都为找这个旧楼忙的焦头烂额,每天从不同地方,不同高度的老楼腾空而气,无论是白敬亭,还是摄像,都已身心俱疲。

“别太拼啦小白。”张艺兴一边削苹果一边给小白递过去,旁边儿苏玮明倒是一脸享受的看着这暧昧(?)的场景。良辰美景,你们自己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去吧,正好儿我歇会儿。

白敬亭表示我很想解雇你。

半个月过去,这场戏拍的还是毫无头绪。白敬亭第n+1次登上老楼楼顶的时候,早已没有了第一二次的惊喜与兴奋。

铁质的滑翔伞架被夏日炎热的阳光灼的发烫,白敬亭嘶嘶哈哈的摸上去,却感觉有一种扼住心底的异样和恐惧。

高压电!

白敬亭赶紧松开。瘫倒在一旁,微微颤抖着,心有余悸。

张艺兴冲了上来--飞快。关切的看着装作若无其事的白敬亭,而白敬亭明显感觉到了,张艺兴淡定脸色下的铁青。
--------------------------分割线-----------------------
☆高压线梗是真的...作为一只训练有素的白鸽我表示很心疼我哥...来自和上一张一样儿的采访(因为我就看过那一个采访[划掉])
☆白敬亭2015年10月21号《青茫》进组  2016年毕业为了与客观现实不冲突 把时间跨度调的很大,各位看官多包涵嘻嘻嘻嘻嘻ପ( ˘ᵕ˘ ) ੭ ☆
☆我爱你们么么么么(●'◡'●)ノ❤.

【兴白/张艺兴x白敬亭】好久不见-2


1.以下全部内容开始胡扯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2.本章基本白敬亭介绍 没啥你侬我侬一往情深的故事,不喜请跳过谢谢您(*Ü*)ノ☀
谢谢(深鞠躬)ヾ(✿゚▽゚)ノ
--------------------------分割线-----------------------
九月份的天气还很闷热,白敬亭光挤地铁就挤了一身汗。他的目的地是他手里录取通知书上明晃晃的首都师范大学的音乐学院。

白敬亭从小儿就喜欢音乐,中考失利父母到处求人那段时间,他感觉自己就一混账。后来下定决心好好儿学习,虽然是从体育生好不容易混成艺术生吧,但最后倒还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的--还是得感谢我爸我妈。白敬亭想。

穿梭在地铁和公交站之间,来往的人流几乎把白敬亭挤的透支。不过他还是很庆幸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北京人的,虽然堵车堵的厉害,但两个半小时后,浑身是汗的,他终于到了自己日思夜想之地的门口。

“或许...我真的很被眷顾啊。”他喃喃着走进校园。

宿舍行李安置的井然有序--都是白妈妈的杰作。语重心长的嘱咐白敬亭听的耳朵生茧,却还是耐心听着,最后还不是小白连哄带骗把眼泪汪汪的自家老妈送出校门。
--我又不是不回家了,两个多小时不就到了吗。虽是这么想着,但白敬亭看着妈妈远去的身影,鼻子还是有点儿发酸。

上了第一节专业课,白敬亭有点儿发蒙。

古典音乐的简洁规整让他有些过于应接不暇,比起这种规则过于严格的音乐,他更喜欢的是洒脱有自己风格的流行乐。

既来之,则安之吧。白敬亭强迫自己这么想,把自己投身进录音室与琴房之间,大学生活平淡反复的过着。

“诶,小白。有一剧招人呢,你要不去看看吧。”室友打完篮球一身臭汗跑回宿舍,伸手一拍把躺床上玩手机的白敬亭喊醒。

“啥角色啊?”小白麻溜坐起来,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瞅你那样儿吧。《匆匆那年》,乔燃。跟你挺像的。”室友挑眉,笑嘻嘻的坐白敬亭旁边儿,“加油啊哥们儿,到时候你出名儿了咱就成大明星的室友了--”

白敬亭笑的满脸褶子,“你就笑话我吧你。”

初生牛犊不怕虎,抱着玩一玩,见见世面的心态,白敬亭背了两句词蹦字一样儿的全嘟囔出来,也不管搭戏演员脸上的尴尬和满屋子导演的惋惜,鞠一躬高高兴兴回家了。“我又不是科班出身,试一试得了啊,能行最好,不行在努力呗。”白敬亭一边儿低头啃着老妈的手艺,一边笑着侃自己。

电话铃适时响起,“喂,你好?”
“啊,不好意思,我明天有驾校考试,我钱都交了。”
“那好吧,谢谢您,再见。”

就这样,白敬亭第二天一脸不情愿取消了驾校考试,又一次推开了剧组试镜的大门。

“这小伙子不错,演男八号可惜了。”
“我觉得那个乔燃跟他很像的。”
“确实不错。”
其实本来就是搭搭戏而已,没成想越搭越顺,最后导演干脆直接让白敬亭演了男二号。

剧组生活,令小白兴奋且好奇,几个月长在剧组,回到学校,网剧都已经开播了。“大明星嘿!”室友还是一如既往的和白敬亭没距离的侃大山,可学校的小姑娘们倒真愿意去扒专业课大门,恐怕白敬亭看不到她一眼。

“小白,咱们来一进修的插班生,你还不知道吧。”打篮球间隙,室友给白敬亭递瓶矿泉水,唠嗑一样坐在一圈。

“没人告诉我啊,咋回事儿啊。”满脑袋汗被白敬亭一矿泉水冲掉,留下的水渍风一吹还有点凉。“据说是出道了的艺人吧,来咱们这儿进修一下。中央音乐学院门槛太高了,就来咱这儿了。”把毛巾递过去,余光倒是看到了正讨论着的人,“喏,就他。”

白敬亭回身一看,两人目光正好对上。

他知道他。白敬亭曾经为了出道也是去韩国娱乐公司做过练习生的,病急乱投医倒是也并非一无所获。他叫张艺兴,白敬亭眼里,那是巨星。

那人笑的腼腆,走过来,对着发怔的白敬亭伸出手,“你好,我叫张艺兴。”白敬亭单手撑起身,伸手开口,“你好前辈,我叫白敬亭。”

你好。
--------------------------分割线-----------------------
☆白敬亭曾经是去过韩国当练习生的,乔燃这个角色是韩国的翻译姐姐帮其推荐的而不是文中所言的室友
☆驾照梗和男八号变男二号的梗来源于白敬亭某次采访所述,关于白敬亭对于古典音乐的评价来自于网路上古典音乐的特点,对于白敬亭想制作流行音乐这点,来自于上文同一采访
☆再次请求勿上升真人
☆请小可爱们多点评论少点点赞 么么么么么我爱你们੭ ᐕ)੭*⁾⁾
☆2012年俺家老张已经出道了....so只能这么安排哈哈哈

【兴白/张艺兴x白敬亭】好久不见-1

贴吧混了六年的渣渣
算是在贴吧第一个能看上眼的自己写的作品

老张和小白现实中本来没交集!
没有!没有!
所以设定啥是基本上是半架空!让自己两个男人出现在一个文里简直太幸福!
-----------------------------------分割线-------------------------------------

“唉,聚光灯特晃眼睛。不过幸好我今天没有带隐形眼镜。”
白敬亭打了个哈欠,一边低头看手机一边开口带着笑腔的朝着身边的苏玮明腹诽。

在娱乐圈多少也混了三四年,白敬亭目光扫到了微博蹭蹭涨起来的粉丝数量,微微傻笑着。
“真幸运。”他想。

“小白,这两天没啥通告了,要不歇两天?”保姆车里坐前排的苏玮明脑袋使劲儿的往后探,看着白敬亭没带眼镜的眼睛要往手机屏里钻,心想直接把他拽出来也没多大可能,憋半天才挤出一句。

白敬亭瞅着怼他没个够儿的白鸽黑鸽,满脸宠溺的不住傻乐,“成嘞,您安排。”丝毫没有抬头的意思。

“成吧,我安排。”苏玮明战败,愁眉苦脸的一边儿翻手机,一边在心里给自家艺人送白眼儿。

“哥,要不去琴房待两天儿吧。”白敬亭本是音乐学院毕业的,这两年拍戏确实没少耽搁,前段时间跨年晚会的首秀倒是又让自己把放下了许久的钢琴捡起来不少,至于自己为什么又想弹钢琴了,恐怕他自己也解释不明白吧。

前排苏玮明笑的比花儿还灿烂,满脸的如释重负。“好嘞,好嘞。”顺便自掏腰包请自家艺人吃了顿正宗的四川不辣火锅。为这事儿白敬亭一晚上没理他老经纪人。

苏玮明大哥表示为了不让你长痘本经纪人很委屈。

隔天专业的琴房就联系好了。专业的设备一应俱全,白敬亭虽然是专业的科班学生,但这种场面还是让他有些惊叹。

其实就是没见过世面,解释就是掩饰,掩饰不是事实。苏玮明跟白敬亭身后笑么呵的想着。

“不错啊,明哥。”小白满脸的心满意足。

苏玮明一脸大爷样儿,“还是得我对你好。以后记得给哥我多加点儿鸡腿儿。个体户不容易啊。”说罢转身迈着四方步就转身走了。
“好好儿玩吧小白--你哥我要度假去咯。”

噫?铺捉到一只满脸生无可恋的小白。

得了,我还是自己过我的小生活吧,拜拜了苏某人...白敬亭转身准备放飞自我,却听到了很久没有听到的声音。

“你的歌很hiphop,TR808也有很多,其实808可以加一个鼓点让它更帅一点。brass进的很好,我觉得一个半音的推送会让你的歌更有范一点。找到你最好的EQ,接一个Auto-tune,很期待你的下一次舞台。”是专业的电子音乐点评,白敬亭暗自听出。

他楞在原地,直到后面的声音越传越清晰。

“小白...?”点评人的声音清晰从后面传来,愣了两秒,白敬亭才回头答应。
“嗯...诶,是我。”

日思夜想的那个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还是没有变,只是瘦了好多。

白敬亭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尽力让自己咧嘴笑的看不出破绽。
“艺兴哥...好久不见了。”

对面的人抬头浅笑,脸颊酒窝在微暖的灯光下照着,让白敬亭忽然失了神。

“是啊,好久不见。”张艺兴拍了拍白敬亭的肩膀,“走吧,里面聊。”

究竟为什么来琴房...白敬亭似乎有了答案。
--------------------------分割线-----------------------
☆本文行文半现实向,但实际内容都是扯淡完全扯淡勿上升真人
☆白敬亭经纪人确实叫苏玮明已上网证实
☆张艺兴所言电子音乐点评来源于20171209天籁之战第二季对庄洵的点评
☆hiphop-嘻哈乐 TR808-节奏混音器型号  brass-铜管乐
EQ-均衡器 Auto-tune自动调音器
☆跪求看过文的小可爱吱一声 顾安好相处 真的⁽⁽ଘ( ˊᵕˋ )ଓ⁾⁾

Original Sin(圣诞甜饼)

啊喜欢

风袭:


3.江小可知乎体
【不一般的一家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答主:社会主义的女人


回答人数666       赞233333


不知道题主为什么在这种问题上艾特我……你是不是对我的ID有什么误解?


但是来都来了,我觉得还是小答一下表示礼貌。


毕竟……这个问题我很有点儿发言权。


我生在一个小~山~an~村~那里有我亲爱地父老乡亲~


对不起跑题了。


拽回来。


我出生在乾江,那是一个小地方,地处……反正离浙江不远,常年温润的气候并没有造就我水乡女子温柔婉约的气质,但这不能怪我,得怪我爸妈。


挖槽你们什么思想,我特娘的不是来卖惨的!听我把话说完!


先给你们介绍下我爸,我爸姓江,乾江乃至浙江出名的帅哥哥,啊不,现在是帅叔叔,一米八八大长腿,超级靓仔,和现在超火的胡一天长得贼像,剑眉星目鼻尖一点痣,高冷范儿你男神,还是个学霸,当年还拿过清华的卡司。就是那种明明可以靠脸偏要靠才华的那种。


但比起这个,更出名的是他一手好刀法!


我爸不是厨子谢谢,他是外科大夫,手术刀玩儿的贼6,小时候还拿手术刀给我削刘海儿玩儿,真的,能活到现在我都福大命大。在这里我艾特一下我爸@乾江外科第一刀,大家有什么问题别去咨询他,除了我妈他不会给任何人好脸色。


至于我妈,我妈长相没话说,日系美少女,大眼睛明亮又闪烁,和我爸最萌身高差,我妈一米六,俩人站一起我都没法给他俩照相,永远无法同框,真的很难过,我妈呢有个不一般的职业,犯罪心理侧写师。就是那种……读心神探!Word妈耶,她和我爸加上我秦叔宝姨见过的变态比我吃过的米都多,所以我妈练就了洞察人心的好本事,我从来不敢骗她,因为骗她她就告我爸,我爸就……天哪我爸的眼刀比手术刀还……嗯……所以我还是要例行感慨自己福大命大。


我爸这个人,我给他下了个定义,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我爸我妈青梅竹马,是那种光屁股交情(好像哪里不对),我妈从小喜欢我爸,我爸也早早就惦记我妈了,可惜我爸这个人……非常的别扭,我妈和他表白日久,他都要傲娇脸的拒绝,差点儿没把我妈怼走(对此我的干爹,著名运动员兼大明星吴某松有绝对发言权),俩人中间还闹分手,还好我爸最后去了协和进修,要不你说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去了三年,我爸开窍了,情话6的一比,拥抱啊亲亲啊举高高啊天天来,是的,天天来。
 


直到现在。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我爸贼爱我妈,举个例子,我还记得我爸有次喝醉了,回家歪在沙发上就不起来,我妈给他煮解酒茶还差点儿弄坏热水壶。


是的,我妈不会做饭,我爸没让她下过厨房。


老江,你这下知道不应该这么惯媳妇儿了吧。


最后还是我,十岁的我下厨房煮了解酒茶。


我容易吗我。


我爸喝多了技能点飚的特别不一般,一米八八的大个子往我妈怀里一缩,咕哝着:“老婆……想你……喝多了难受……”我妈就抱着他哄啊,“江辰,起来喝点茶,没事儿的啊,咱们回家啦~”还要亲亲他的额头,我爸就笑的特别满足。


不堪入目!不堪入耳!我要去找秉德哥哥!


算了,秦叔和宝姨……有过之而无不及……


难过……


哦对了,今天是圣诞节。


和我有什么关系?


老江也不带我过,还把我赶去秦叔家。


爸!你觉得老秦能比你俩好哪儿去?


爸妈,祝你们二人世界快乐,我去煮方便面,还不行吗?


你们的女儿,最可爱的可可,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