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味安儿🌟_

【兴白/张艺兴x白敬亭】好久不见-3


有的人,当许久未见却在街上偶然惊鸿一瞥之时,会让你感到细密的,如同噬心的怅然 。
而有些人,当陌生的你们由于机缘巧合而互相靠近之时,会生出相见恨晚的慨叹,会有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情怀。

于白敬亭而言,张艺兴就是后者。从那句看似平常的“你好”开始,他们彼此之间仿佛魔力控制。

长时间受电子嘻哈k-pop音乐影响的张艺兴,遇到这样的白敬亭,似是遇到知己,互相在音乐室里谈笑风生成为常事,白敬亭在张艺兴的指引下,渐渐勇敢敲开自己心里对于rap的那扇难以启及的门。当然啦,对于张艺兴这种长在练习室的男人,自然理所应当在自己妖娆迷人(?)的舞姿下收获一只白姓小迷弟。

而张艺兴,有了白敬亭专业的建议,音乐里的古典元素玩儿的更是风生水起。满脸兴奋的把自己刚做好的demo拿给白敬亭听,看着白敬亭放飞自我,然后互相哈哈哈笑个不停。--甚至有的时候逃课跑去编曲,然后一起挂科,再补考。

小日子过得飞快,张艺兴电脑磁盘里新歌小样儿越来越多到内存塞不下。因为进修,公司很人性的减少了张艺兴国外的通告。

白敬亭资源也不少,《旋风少女》越来越火,喻初原堪比国民初恋,一帮小姑娘总上来要签名儿。转眼间张艺兴来首师大进修两年多,白敬亭进入大三,经常两人走学校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大明星是我同学,万千少女的梦。

“艺兴哥,玮明哥说又有人找我拍戏哈哈哈哈--”未见其人,先闻其...笑声。张艺兴扶额,一双眼睛盯着白敬亭上下打量,“什么戏啊,超级大暖男还是内向腼腆男二号?”

“诶,你别闹。”白敬亭笑着轻推一把坐得安稳的张艺兴,转椅被推走,张艺兴接力又滑回来。“这回颠覆了啊!演个高中小混混,还是男一号儿--怎么样,期待吧?”附身调戏张艺兴的模样儿,被无情无视,继续做歌开启jpg模式。白敬亭自讨没趣儿,坐椅子上瘫着看剧本。

张艺兴把做好的歌存进电脑,半晌问了句,“什么时候进组啊,我送你。”白敬亭绷着的脸装不下去,噗嗤乐出来,小猪拱泥一样儿往上蹭。“十月二十一号儿。”

张艺兴点点头算是应了。

头回当院线电影男一号儿,说不紧张绝对是假的,为了角色,白敬亭剃了头发,休息的时候也满脸扯着诡异的坏笑。--但郭姝彤李宏毅他们觉着这都是好笑。

张艺兴隔三差五领(?)着一帮自家小姑娘探班送食儿,看着白敬亭变化就开始嘘寒问暖,“艺兴哥怕不是小白妈吧。”李宏毅和郭姝彤一看着张艺兴就偷着耳语。

拍戏进展很顺利,一个半月过得很快。大部分戏都已经结束,只有一场戏让大家都很头痛。

--高翔从楼顶上坐滑翔机飞下来。
这场戏说难也不是那么难,大不了吊个威亚p个特效万事大吉普天同庆。但是白敬亭不想那样。
“咱有粉丝就得对得起人家是吧,人家花着自己的钱给你攒着票房不是为了去看五毛钱特效的。”

全组人员都为找这个旧楼忙的焦头烂额,每天从不同地方,不同高度的老楼腾空而气,无论是白敬亭,还是摄像,都已身心俱疲。

“别太拼啦小白。”张艺兴一边削苹果一边给小白递过去,旁边儿苏玮明倒是一脸享受的看着这暧昧(?)的场景。良辰美景,你们自己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去吧,正好儿我歇会儿。

白敬亭表示我很想解雇你。

半个月过去,这场戏拍的还是毫无头绪。白敬亭第n+1次登上老楼楼顶的时候,早已没有了第一二次的惊喜与兴奋。

铁质的滑翔伞架被夏日炎热的阳光灼的发烫,白敬亭嘶嘶哈哈的摸上去,却感觉有一种扼住心底的异样和恐惧。

高压电!

白敬亭赶紧松开。瘫倒在一旁,微微颤抖着,心有余悸。

张艺兴冲了上来--飞快。关切的看着装作若无其事的白敬亭,而白敬亭明显感觉到了,张艺兴淡定脸色下的铁青。
--------------------------分割线-----------------------
☆高压线梗是真的...作为一只训练有素的白鸽我表示很心疼我哥...来自和上一张一样儿的采访(因为我就看过那一个采访[划掉])
☆白敬亭2015年10月21号《青茫》进组  2016年毕业为了与客观现实不冲突 把时间跨度调的很大,各位看官多包涵嘻嘻嘻嘻嘻ପ( ˘ᵕ˘ ) ੭ ☆
☆我爱你们么么么么(●'◡'●)ノ❤.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