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味安儿🌟_

【兴白/张艺兴x白敬亭】好久不见-5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的声音,跳脱的,带着旋律。探头从房门上猫眼瞄着,嘻嘻哈哈的熟悉面孔--是小白来了没错。

张艺兴开门,白敬亭靠在墙上,一颦一语如同偶像剧男主角一般,“帅哥,约吗。”

那妩媚的眼神...那暧昧的话语...
--做作。张艺兴的唯一感觉。

“快进来吧你。”张艺兴一侧身,白敬亭像蛇一样挤进屋子里。“挺大啊这屋,兴哥要不咱俩晚上睡一个床吧。”

满腔调戏小姑娘的语气,尾调上扬的声音让张艺兴怔了怔。“你别了,我可是清白的。”小白嫌弃的撇嘴,四仰八叉的瘫在沙发上。“累死小爷我了...”

张艺兴坐在旁边儿瞅着白敬亭在那儿伸懒腰,伸手“啪叽”一下拍白敬亭肚子上,语气微严肃,“小白,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白敬亭 吃痛,一个激灵坐起来,“兴哥,几日不见你怎么这么暴躁呢!”说到激动处白敬亭演戏一样儿的站起来,绕着张艺兴左转右转,“再说了你小白我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学霸人设从来没崩--”

“咚--”
张牙舞爪的白敬亭似是忘记了口袋里随着主人的活动被赋予生命的药瓶,缓缓蹭出口袋,最终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崩塌了。
白敬亭一下子就慌了神,弯腰低头捡却眼睁睁的看着被另一只手抢了先--不是他的左手。

张艺兴拿着小药瓶端详着看了半天。面色却愈发的凝重。他像是砸一样的把药瓶搁到茶几上,抬头目光似是要把站立的白敬亭看个透。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哎呦喂。”熟悉的口头禅却不再配着温和的苦笑,白敬亭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哥,闹着玩儿的。那都是糖,不是药...”他是怕张艺兴生气的,慌乱时随意扯了个谎堆着,却被张艺兴用更凌厉的目光回应。

“糖是吧,那我吃。”作势要拿,却被白敬亭拦住,“哥!”

张艺兴挥手狠狠把药瓶带倒在地。白敬亭干脆低头不再看,--周围的气压传递着,对面的那个温和的哥哥,是真的很生气了。

“艺兴...”哥字还没出口,张艺兴就猛的起身直视着吓得发愣的他。“白敬亭,你记得吧,我上次在练习室跟你说的。”语毕,不等对面的人反应,张艺兴抬手拾起衣架上随意放置的细皮带,“来伸手。”

白敬亭耳根子瞬间发烫,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难看死了。
算了反正自己又不是没被打过。壮烈的伸出左手,白敬亭一脸的视死如归让张艺兴差点破功笑出声。

可随即手掌上传来的痛感让白敬亭瞬间不想做大丈夫想做小人。

挨打的手和打人的手都骨节分明,没多少肉。迅速充血肿胀的棱子让白敬亭脸瞬间涨红。
太耻了真的太耻了....不对...兴哥打人怎么这么疼!

张艺兴一只手抓着白敬亭的手指,另一只手抓着刑具,甩了几下,再定睛直视之时,却被白敬亭肿成馒头的手吓得不敢再动手。
...我用力了吗?哎呦喂怎么这么狠啊...

白敬亭忍疼忍的难受,张艺兴打的也是满脸的煎熬。

“要不...艺兴哥你打脸吧。”白敬亭因为疼儿抽起来的面孔忽然睁开眼睛瞄着对面的人。

张艺兴瞬间气消,“白敬亭你不是靠脸吃饭的啊?...真是。看着白敬亭的手实在没发下手,张艺兴抬臂翻腕挥着皮带朝人身后招呼。
“啪-你自己有中耳炎不能下水的,自己不知道吗?”
“啪-糖糖糖,我给你买点糖你睡个觉我看看?真是。”
“啪-还有上回拍戏,那栋楼有高压电线你是傻吗?”

白敬亭跟个猴子一样跳着躲,不过当然--不存在的。

张艺兴越打越气,碎碎念不出什么了干脆加劲儿提速狠狠甩几下,“真是打死你都不解气。”

“我这么优秀你舍得打死我么。”白敬亭带着委屈的看着张艺兴,竟有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张艺兴无奈的笑,抓着白敬亭左手的手松劲儿,白敬亭随即挣脱,“疼啊...”收回来赶紧吹着肿起来的手,另一只手去够身后,看着张艺兴玩味的笑,又红着脸转过去小声嘀咕--活像个小孩儿。

“都说了要揍你的。”张艺兴把刑具丢一边,揉了揉白敬亭头顶的毛。
--------------------------分割线-----------------------
崩了崩了...预计还有两张完结。

评论(8)

热度(21)